少對傳統石化及核能的依賴,推動能源轉型,發展再生能源,打造非核家園。

[高成炎教授回覆] 回應宋聖榮教授來文

回應宋聖榮教授來文:

          感謝環保聯盟轉知台灣大學地質系宋聖榮教授對環盟網站及11月11日「台灣環境」雙週刊「電廠環評不可能通過,挖井的兩億元還要花嗎?」該文的回應。宋教授對該文提問仔細釋疑,如此認真的學術精神令人感佩,文中也解答諸多疑惑,唯仍有部分疑問及論述尚祈能進一步討論。特寫成此文請環盟轉給宋教授。
          回覆論點一、針對之前文章標題,地質敏感區並非不能開發,只是紅柴林鑽井位在水源地又為地質敏感區,要開發成電廠需要的環境影響評估程序將會艱鉅、耗時冗長且有較高機會無法通過。台灣的第一座深層地熱電廠,是否有必要增加這些不定因素? 或是應以最快推動台灣深層地熱建廠為考量? 希望計畫執行時能延攬各界專家詳細考慮各方因素。
          此外,根據目前進行中的利澤地熱電廠環評經驗,該電廠位在工業區內,照理說已經是環評條件相當寬鬆的地區。該案從2015年1月30日環境影響說明書送件,在環保署經歷了4月10日、7月2日、8月19日一階環評三審後,被要求「進行基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且排定11月23日進行「深層鑽井作業之地質安全評估專家會議」。

 

(閱讀全文…)

電廠環評不可能通過,挖井的兩億元還要花?

參加了十月一日及二日整整兩天的「2015地熱國際研討會(ICG2015)」。對於世界各地地熱發展的經驗及台灣目前的困境有更多的理解。非常感謝主辦單位及能源國家型計劃(NEP II)推動單位的辛勞。兩天下來,我有許多疑惑未解,可惜研討會沒能討論,茲整理成此文,就教於台灣的地熱學界及NEP II推動地熱主軸計畫的主事者。

在10月2日下午,有篇文章我很有興趣,是台北科技大學何恭睿博士的文章「The Conceptual Models of the Geothermal Exploration on the Southern Part of the Lan-Yag Plain, Taiwan」,該論文分析在三星紅柴林之耕莘井及結元井以及附近民間挖井公司的岩心樣本,探討在紅柴林科技部即將挖井的井位上,若挖到地下3000公尺深時,會是雪山山脈地層或是中央山脈地層­­。

若是雪山山脈地層會挖到富含水層的四稜砂岩、中央山脈地層會挖到不含水的板岩層。何恭睿博士的論文分析樣本後得到結論是: 會挖到中央山脈地層。

(閱讀全文…)

推動達魯瑪克部落百分百綠色能源工作坊

達魯瑪克距離臺東市中心11公里,以台9線和台9乙線為聯外的主要交通幹道。「達魯瑪克」意為「勇士居住之地」,是臺東縣內唯一魯凱族生活區,魯凱族自古發展出獨特的工藝文化,精緻的藝術作品表現不凡。歷經多次遷徙,浴火重建後的部落,正積極開創新的部落景象,活出祖靈的精神。今年來積極推動原住民族自治行動,特別是舉辦重返傳統領域月亮的鏡子(嘉明湖)活動。達魯瑪克部落東興村居民約一千六百人、四百戶左右,若廣義計算約有三千人。

部落附近有 東興發電廠位於達魯瑪克大南溪發電的小型川流式水力電廠,東興發電廠於日本民統治臺灣的1941年時由東臺灣電氣興業株式會社所興建,為小型川流式水力電廠,戰後於1945年(民國三十四年)10月,由臺灣電力公司接管,仍名大南水力發電廠。1969年大南村改名為東興村後,乃隨村名改稱為東興水力發電廠。但發電廠從日據時代至今,設備仍保存非常良好,已在2005年被列為歷史建築,極有歷史價值。

(閱讀全文…)

排雲山莊不排碳:綠能、節能加儲能,省錢、保育不缺電

­

­

玉管處近日釋放消息,擬最多斥資兩億,施設電線至排雲山莊,環保團體認為此舉嚴重破壞高山環境與國家公園保育理念。在今日周三晚上,第二次說明會前,台灣環保聯盟、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綠黨、公民國會監督聯盟、媽媽監督核電聯盟與山友…等團體,舉辦記者會,以225W的太陽能咖啡車,示範太陽能加上儲能電池,以700W的咖啡機,煮咖啡送給營建署官員,協助官員頭腦清醒,了解世界綠能、低碳之趨勢。莫讓台灣最高峰排雲山變成普通光觀區,失去教育台灣人親山愛土、敬天畏地之環境教育機會。環保團體訴求如下:

(閱讀全文…)

避免被跳電 全民來節電

避免被跳電 全民來節電 昨日(2015年7月1日)核四正式封存,台灣也發生早在多日前預告的跳機,同時有三部火力發電機組巧合跳機,台電宣稱台灣備轉容量降到3%以下,面對台灣有可能被跳機的限電危機,環保團體呼籲,避免「被跳電」、全民來節電。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呼籲如下: 一、多年來政府節能、綠能政策遲滯不前,把綠能當丑角、太陽能未發展就說過熱而抑止,為今年電力負荷吃緊主因。國外案例可知,太陽能發展得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