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吳慶年教授

文 /  張國龍

吳教授比我大一紀年(十二歲),我們都是屬虎的。
我們倆人都是學物理的,他在台南成功大學當老師時,我還是台大的學生。那個年代,台灣只有三個物理系,即台大、成大和東海,當時的師大只有理化系。

當年台灣物理界的師生人數其實很少,  也沒有今天的經濟條件可以舉辦學術活動,所以校際之間幾乎沒有什麼連繋。雖然都在物理界,頂多在一年一度的物理學會才有機會相聚,況且我也不是年年參加,所以沒有機會認識吳教授。

我們的相識源自於對台灣環境的關懷。1986仲夏彰化反杜邦運動之後,關心台灣生態與環境的朋友們,大家意識到要對抗國際財團和短視的政府,民間應該集合力量,成立組織,才能有效的與財團和政府抗衡。經過幾次會商後,當年的十一月一日,就正式成立了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吳慶年教授、施信民教授、林碧堯教授、周德彰教授、葉弘徳教授、林意楨教授、鄭先佑教授、高成炎教授、鄭欽龍教授、徐光榮教授、張長義教授、劉俊秀教授、劉志成教授、王榮德教授和我等一群朋友是早期推動環盟反核的學界代表,同時很多社運同志如劉志堅先生、賴偉傑先生、黃國良先生等也一一加入。從此以後,和吳教授相聚的時間就多得多,但我們除了太陽能之外很少談物理,相聚時只談環保和反核。

三十年來,我非常感佩吳教授對環保運動和反核運動的熱忱與堅持。 1987之後,為了悼念烏克蘭車諾比的核災變,年年在台北舉辦反核遊行,吳教授連一次也沒有缺席過,並且也撰文寫稿宣掦反核的理念。1990開始,台灣反核運動國際化,日本、德國、美國或法國的反核人士也到台灣相挺助陣,其中日本來的特別多,吳教授一定是環盟對日的唯一窗口,除了翻譯,還要陪他們訪問金山或貢寮等核電廠附近的居民。自己也常常遠赴日本青森縣(原日本滋生式反應爐所在地)收集核電資料。

除了遊行抗議之外, 環保聯盟竭盡所有可能的方式進行反核,包括立法院門口絕食靜坐、包圍台電大樓、台電大樓前靜坐、貢遼鄉民包圍立法院、金山、貢寮、雙溪鄉民進駐立法院、登反核廣告、學術界反核簽名、知識界反核簽名、赴監察院陳情、赴經濟部抗議等種種活動,吳教授一一與役,絶不缺席。

1991~93,我從台大物理系借調至臺北縣政府幫忙尤清縣長規劃教育、文化和環保等議題。 為了反核,我們邀請了各行各業的專家,包括地質、水文、地震、氣象、統計、風險、核能、公衞等,進行台北縣板的核四再評估。每週 聚會一次,前後有半年之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吳教授風塵僕僕,每週奔波於台南與板橋火車站之間。他的熱心參與和貢獻,才使得這本縣板的核四再評估,能夠成為1991之後,台灣反核四最完整的資料和對抗中央擁核政策的武器。

萬萬沒料到吳教授這麼早就離開這群朋友, 他不止是我一輩子環保界的同志,也是228年代我岳父徐迺欣在台中髙級工業職業學校時的同事。滄海茫茫,人生如夢,在浩瀚的人河中,我們有緣相遇合作,一起嘆息,也互相鼓勵。

祈求安息中的吳教授,祝福家人平安,也祝福他的同志、朋友們平安!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