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吳慶年教授恩師!

文 /  陳椒華

在台南關心環境保護的大專教師中,吳慶年教授算是非常具有行動力的一位,對二十多年前剛踏入環保社運界的我,有賴他的指導指引,讓我得以追隨效法,吳教授是我的恩師!


吳教授熱情、親切有愛心,認識他二十餘年,共同努力反核與環保,看他經歷人生艱苦,晚年遭受愛子重病離開人世之痛,然而他仍時時顯現積極陽光,不顯露悲痛,令人感佩!


結識吳教授是我在1994年初參加核四公投自救會舉辦志工培訓後,要在台南舉辦工作坊、苦行與進坐活動。拜訪吳教授尋求支持,於活動舉辦時,吳教授場場支援,也協助聯絡成大環保社同學及台南團體支持,使社運菜鳥的我得以順利達成任務。


之後,於1994年社運團體阻擋立法院核四八年預算失敗後,核四公投活動告一段落,我也思考應轉型於台南在地進行環保紮根,就與反核四志工促成台南環盟復會,吳教授也是支持一員。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廢核四運動再起,於2003年,我也勇敢地到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擔任會長,希望盡己之力協助廢核四大業,在我擔任會長期間更得到吳教授許多支持鼓勵與協助。


吳教授長子重病期間,看到吳教授夫婦二人盡心照顧愛兒,並不放棄地積極尋求國外新藥治療,一次次,看到他們辛苦無怨無悔地在醫院、照護之家照顧愛兒,令人感動悲戚。而此期間,吳教授更常常叮嚀我不要過勞,要注意身體狀況,吳教授憐憫疼愛後輩令人懷念。


吳教授熱愛台灣支持環保社運,少年時更是勇敢對抗暴政的行動者,他謙虛積極熱愛生命,從不吹噓自己,退休後仍積極熱心環保公益,一生行徑值得後人追師效法。


教授於2015年中風後,我約每2星期探望一次,期間二次看他感染再入院,身體飽受抽痰插管痛苦,重病後期他多次以無望眼神與我相視,令我心痛不已,眼淚只能於眼眶內打轉!


感嘆吳教授有許多遺願未竟,中風後更無法以言語寫字交代,而自己有幸結識吳教授,將他奉為社運恩師,我也只能以繼續努力環保志業來回報他!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