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範常昭 英靈永在—敬悼吳慶年教授千古

王塗發

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兼任教授

前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總會會長、學術委員會召集委員

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在1990年,為了在空中大學「台灣現代經濟問題」課程中,寫一章「環境污染問題」,開始對核四廠問題作全面性的探討、研究,包括對過去核四廠可行性研究報告的研究分析、贊成與反對核四廠的論述之整理、比較與評析。經過半年多的深入研究後,個人認為台灣並不宜建核四廠。因此,就在1991年1月7日,於中國時報發表「核四廠非建不可?」一文(約四千字),將個人的研究結果與心得摘要公開。該文發表後,隨即被貼上「反核」標籤。此後對核能發電的經濟效益問題繼續作深入的研究,益堅定我反對在台灣興建核電廠的信念。這完全出自個人的學術良心,絲毫不牽涉政治因素。

就在「核四廠非建不可?」刊出後,即接到當時台灣環境保護聯盟(以下簡稱環保聯盟)總會會長張國龍教授邀請加入環保聯盟,參與台灣的環保運動與反核運動。加入環保聯盟後,才認識參與環保與反核運動的老前輩吳慶年教授。當年我才43歲,而吳教授大我23歲,已是滿頭白髪,因志同道合而成為忘年之交。

1992年5月11日下午,當時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劉志成教授通知我說,環保聯盟準備自明天起,發動教授們在立法院門口,以四人為一組,長期接力反核四饑餓靜坐24小時,以喚醒台灣二千萬同胞的反核意識,問我可否共襄盛舉,我便義不容辭地答應,隨即被編入第一天(5月12日)第一批靜坐教授的行列。第一批靜坐的四位教授,除了當時的會長劉教授與我之外,另外兩位就是吳教授與張正修教授(見附圖)。當時吳教授已是67歲高齡的花甲老翁,為了保護台灣的環境,免於受到核能污染,毅然挺身而出,參與饑餓靜坐24小時,以示反核四的決心之活動;其高尚的情操,實在令我們這些後生晚輩十分敬佩!

加入環保聯盟之後,又應邀加入台灣教授協會(以下簡稱台教會),參與台灣的民主運動與獨立建國運動,而吳教授也是台教會的成員。因此,在為台灣追求民主與獨立建國的道路上,我們又常並肩作戰。自1990年代以來,每年的街頭運動,不論是環保運動、反核運動,還是民主運動或獨立建國運動,都會看到吳教授的身影。吳教授總是帶著夫人,不遠千里、不辭辛勞,從台南搭車上台北,參與那些愛台、保台、救台的街頭運動。即使到了八、九十歲的高齡,依然為台灣的前途奮鬥不懈!堪稱典範長昭!

吳教授不僅是反核的先覺者,也是推動綠色再生能源的先行者。他堅決主張,台灣應積極發展綠能,來取代核能。不論是在歷次的民間能源會議或是非核亞洲論壇(國際會議),吳教授總是會大聲疾呼要發展太陽能,因為那是老天爺賜給台灣最寶貴的資產,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自主性能源(不必依賴進口),台灣不該將其棄如敝屣。我們在這方面的見解與奮鬥目標也完全一致。

如今,吳教授走了,實令人不捨。不過,如今擁核、傾中的中國國民黨政府已經被打倒,起而代之的是反核、本土的民主進步黨政府。吳教授所追求的目標將有望可以實現,這是足堪告慰的。吳教授在這人生的旅途上,已走過了九十一年的坎坷歲月,如今也可以了無牽掛地告別人寰了。吳教授,就請您一路好走!您的英靈將永在人間!

後學 王塗發 敬悼

回到上一頁